关注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 0755-82520716
社会责任 Solutions
最新新闻 / News More
1
2018 - 11 - 21
今天,我们有幸与城市空间的两位核心高管进行一场独家采访!        深圳市城市空间规划建筑设计有限公司2001年成立于深圳,具备国家城乡规划和土地规划双甲级资质,以及风景园林、给排水、道路交通专业桥梁的乙级资质。设有北京、深圳、上海、南京、重庆五大生产基地和成都、新加坡等海内外办公室。以“全产业链”和“一站式”问题解决方案为目标,致力成为全球领先的产业新城发展总架构师和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顶级规划设计咨询机构。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围坐于明城墙边的会客室,品茗畅谈,开始了这一次独家专访。“请问公司的核心业务是什么?”一个简短而掷地有声的开场,围绕着这一话题钱总向我们娓娓道来。        我司是一个同时拥有城市规划甲级和土地规划甲级的“双甲”资质民营设计院,公司的核心业务紧紧围绕“双甲”资质,横向联合开展国土空间规划、战略规划、产业规划、经济研策、设计咨询等,纵向延伸为土地、市政、交通、景观、建筑等各专项设计,提供全产业链“一站式”规划设计服务。为什么要做多规合一?一句话概括就是“一张蓝图干到底”,目的是为了提升办公效率;土地利用规划的核心要义在于将土地的价值发挥出来,将土地实现从“资源”到“资产”再到“资本”的转变。邵总...
2
2018 - 11 - 21
2018年11月19日,广东省城市规划协会第六届理事会二次理事长工作会议在我司六楼大会议室顺利召开,会议由王浩秘书长主持,理事长邱衍庆、副理事长李立勋、邹  兵、孙稳石、席广会等领导出席会议,我司唐曦文常务副院长参加会议。
3
2018 - 12 - 03
11月23日~26日,2018中国城市规划年会在杭州国际博览中心隆重召开。我司获“2018中国城市规划年会优秀组织奖”提名表扬单位。        中国城市规划年会作为我国城市规划领域影响力最大、水平最高的学术盛会,致力于搭建城市规划科技工作者创新交流的平台,推动城市规划学科建设,使更多优秀的规划人才脱颖而出。本届年会以“共享与品质”为主题,围绕城市设计、城市更新、小城镇规划、乡村振兴等当前城市规划热点问题展开学术思辨,旨在探讨新的时代发展背景下,生态文明、经济社会及与人口资源间的环境冲突和有效化解途径,以实现高质量的城市规划,逐步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求与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
联系我们
深圳市城市空间规划建筑设计有限公司
全国热线:0755-82565740(业务)
公司总机:0755-82520716(前台)
图文传真:0755-23982317
深圳总部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振华西路田面设计之都11栋6楼

空间论道 | 李迪华:“人民生活更美好城市”建设若干基本问题

发布日期: 2018-07-26
浏览人气: 228

空间论道 | 李迪华:“人民生活更美好城市”建设若干基本问题


空间论道 | 李迪华:“人民生活更美好城市”建设若干基本问题

城市双修是近几年业内讨论的热点话题,并开展了许多实践工作。但是,双修工作的学术水平如何体现?双修到底有没有一个解决方案可以被所有城市借鉴?本文从六个现实生活中的问题入手,倡导大家直面生活中观察到的现象,层层剖析城市建设中的基本问题,以此抛砖引玉,引导读者更加深入思考城市双修与双兴的问题。


1、“城市双修”修什么?

三亚市和海口市是全国城市双修试点城市的典范。双修工作主要内容包括拆除违章建筑、治理黑臭水体、开放市区内的山体营造市民公园、参考海绵城市的标准改造城市街道等等。这些措施一方面解决过去市民经常诟病的事情,另一方面又主动发现并解决一些没引起市民关注的问题,从而为市民提供更好的生活环境。

双修在工作中遇到的最大质疑是什么?当下所讨论的城市双修,一定程度上指城市复兴或者城市更新。中国城市双修所面临的背景是国家城市建设进入转型期,城市由增量发展变为存量提质,而提质的具体措施与方法是所有的城市设计者努力的方向。如何通过设计来让已建成的城市环境具有更高的品质?如何赋予已建成环境更高的价值?这是城市双修工作过程中思考的关键。

双修到底是什么?反面来讲,双修工作中的最大问题是,在实施过程中双修已经不是修复修补,而是城市重建。西式语言经过中式翻译后可能就成为另外的样子,但是城市双修一定不是大拆大建,希望大家引以为戒。


2、为什么中国的盲道是弯的?

中国宣称拥有全世界最长的盲道,但盲道的质量却无法保证。每个人可能都有疑问,为什么中国会有这么多盲道?为什么中国的盲道几乎全是弯曲的?

之所以拥有如此多的盲道,是因为中国城市要面临文明城市、卫生城市等等检查或评比,这些检查评比都将盲道建设列为一项非常重要的指标。


空间论道 | 李迪华:“人民生活更美好城市”建设若干基本问题

图1弯曲的盲道


众所周知,盲道是一种过时的时尚。在20世纪80年代,欧美国家已经放弃建设盲道,因为残障人士不希望社会对他们另眼相看,不希望社会额外支出来改进他们的出行环境。在很大程度上,盲道成为城市中一个新的不安全因素,残障人士要因此承担相应的精神压力。在兰德尔等城市更新人士的影响下,我们意识到为残障人士提供良好的出行环境,不是要专门为残障人士进行设计,而是要为所有人设计一个安全友好的城市街道。若一条城市街道对所有人都安全友好,那么对残障人士也定会安全友好。

  为什么国内的盲道一定是弯的,几乎没有直的?就个人观察发现,是因为很多地方的人行道太窄。我国《城市道路交通设计规范》中明确要求:“ 人行道宽度应按人行带的倍数计算,最小宽度不得小于1.5m。沿人行道设置行道树、公共交通停靠站和候车亭、公用电话亭等设施时,不得妨碍行人的正常通行。”但是现实情况是0.5米宽的道路,或者1.5米宽的道路上布置行道树、电线杆、报刊亭等等设施,这种情况下一条人行道连正常的行人通行都无法保证,又怎么能保证盲道是直的呢?这种情况下还符合人行道的设计规范么?我们应该去质疑思考。


空间论道 | 李迪华:“人民生活更美好城市”建设若干基本问题

图2 狭窄而拥挤的人行道


3、城市中为什么存在那么多隔离设施?

我们的城市中为什么存在隔离墩、绿化隔离、各类护栏等各式各样的隔离设施?为什么我们的日常生活要被这么多的隔离设施限制隔离?

相信大家都曾看过这样的报道:一位怀孕后期的女士因为身体不舒服想靠在隔离护栏上休息下,结果脖子卡在了护栏里导致一尸两命;一位老人因为不想绕很远的路去小区对面的公园,在翻越护栏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下去,失去了生命;一位小朋友在穿越道路中的绿篱后冲了出去,被一辆疾驶而过的车辆夺取了生命。我们身边经常会发生这类因为隔离设施引发的悲剧,那为什么这些隔离还会存在,甚至越来越多,越建越好?这样的隔离是否有价值,城市是否需要如此多的隔离设施?

空间论道 | 李迪华:“人民生活更美好城市”建设若干基本问题

图3 随处可见的隔离和停满机动车的人行道


在生活中经常观察的人就会发现,医院门口有隔离、学校门口有隔离、甚至盲道中间也被钉上了隔离。之所以有这么多隔离设施,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防止汽车驶入人行道、防止行人走机动车道。需要思考的是为什么在如此漂亮的城市里,行人会到机动车道上行走?城市里有很多管制措施,汽车停在机动车道上被罚款,停到非机动车道上被罚款,但是停到人行道上却没有任何处罚措施。这种现象反应的问题值得大家深思,这方面的研究到底有多大的学术价值,有没有一种好的处理方式,设计师在这些过程中又可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做设计肯定不能埋头画图,要观察生活,不能忽视生活中随处可见的问题,只有这样才能实现设计理想,才能提升城市街道的品质。


4、为什么中国城市不能够有农贸市场,街道上不能摆地摊?

笔者曾经参与过国内一个项目,在一次阴雨天野外调研时发现,当地南岭山脉上下来的高山族和瑶族人在路边摆地摊,于是就建议当地政府,在地摊附近修建一个供当地人免费使用的农贸市场,他们采纳了这个意见。两年之后,农贸市场修建好了,当地政府却告诉我农民不愿去这个农贸市场里进行交易,宁愿在路边摆摊。

我又一次出差到那个地方时,在集上问一个摆摊的小伙子为什么不去免费的农贸市场里摆摊,小伙子回答很简单,因为路边一块黑色的石头,这个石头表示了一个地盘,他爷爷留下来的地盘,这也是高山族人跟这块土地发生关系的一个象征。又问如果这块石头被搬到了农贸市场里了呢,他回答当然愿意进去了。

做设计的人总是很简单的来处理这些日常生活中的小事情,却不思考路边地摊背后所代表的意义。路边摊代表着在国家没那么强的经济实力来保障他们的生活之前,每个人自食其力的希望。我们需要的不是消灭地摊,而是设计出一个和人友好相处的地摊,能够不影响正常交通的情况下提供具有补充性质的公共服务,这样的城市才应该是我们的追求。


空间论道 | 李迪华:“人民生活更美好城市”建设若干基本问题

图4  国外街头农贸市场


令人费解的是,国内的一些大城市例如北京、深圳,竟然容不下农贸市场。相信去过欧美的人都了解,农贸市场在西方城市中是最具当地文化特色的地方,因为这些农贸市场是城市的历史,也是城市居民日常生活的地方。外国游客在纽约停留三天以上就必然会被带到The Boil这个地方去吃龙虾。纽约可以有这种地方,北京为什么不能有?为什么我们的城市一定要消灭农贸市场这样的文化印记、消灭这些符号呢?这又是一个值得我们深思的地方。


5、为什么我国城市必须追求高绿地率?

笔者曾经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过一篇题为《园林城市是伪生态》的文章,以质疑城市盲目追求高绿地率的事情。一个市长在看到这篇文章后和我电话沟通,夸赞文章的观点很好,市长、开发商、市民应该都会喜欢。

问题的核心在于,中国城市为什么会执迷不悟的追求高绿地率?这么高的绿地率代表着什么?城市能不能、应不应该拿出这么多的建设用地来用作绿地?这么高的绿地率到底让我们损失了什么?又能得到什么?相信很多人都没有仔细思考过这些问题,即便思考过也不会直接表示质疑,可是我们做设计的缺少的就是这种质疑的精神。


空间论道 | 李迪华:“人民生活更美好城市”建设若干基本问题

图5 阿姆斯特丹与深圳航拍图


我认为城市不能够也不需要有这么多绿地。

首先,城市建设是我们把原来自然状态的乡村土地、城郊土地,甚至是林地、湿地变成城市建设用地,这个转变过程需要政府投入很大的财政资金。但是在完成转变的过程后,又划出很大一部分的土地来建设绿地。同样的土地用于城市工程建设和用于绿地背后的差别非常巨大,一个是能够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一个却需要花费巨额的财政资金建设维护。众所周知,国内许多城市没有足够的土地资源来维持高绿地率,这就导致为满足高绿地率的要求,不得不压缩城市的建设用地,挤压城市的公共空间。

其次,为什么国内城市随处可见塔楼?我们曾经做过一个调研,一块容积率为3的商住混合用地,在美国只要建6层楼,在中国被调查的十几个城市中,层数15层到28层不等。同样的容积率,楼层的差别如此之大,背后的建设成本、使用成本、使用的方便程度必然大相径庭。为什么相同的容积率,楼层差别这么大?原因是城市在追求高绿地率的同时改变了另外一个建设的指标——建筑密度,国内城市建筑密度基本上处于30%左右,这么低建筑密度是为了留下足够的城市空间建设城市绿地。

现实问题是,我们真正得到了那么多绿地么?答案并没有,我们真正得到的只是被高绿地率、低建筑密度和高容积率共同挤压的不那么优质的公共活动空间,我们得到的是行人难以走通的人行道,是弯曲的盲道,是被各种隔离设施隔断的街道空间。我们没有足够的空间来摆地摊,没有足够宽敞的空间来让各种各样的艺术工作者使用表演、让行人驻足观赏,没有足够安全的空间让孩子们嬉闹奔跑跳跃。所以我们生活的街道人来人往却并不舒适安全,同时也乏味、单调、没有文化,因为除了人走路以外,我们的城市街道放不下其余活动,这才是需要改善的。


6、城市双兴到底兴什么?

一位从2014年一直参加海南岛双修项目的学生反应,具体的双修项目建成之后,每天都收到12345的投诉。海南省对于市民投诉的回复有非常严格的要求:接到投诉后,主管单位必须两个小时内给投诉者以回复。为回复这些投诉,他每天精疲力竭。双修项目修复了一条河流,那条河过去因为河道气味难闻而无人驻足,现在水质改善环境变好,吸引许多人来河边散步,于是每天都能收到市民的投诉。这背后的原因值得深思,甚至可以专门做一项研究,研究环境改善是如何提升市民对生活品质的追求。我鼓励学生拥抱这样的投诉,尽快去改进项目中的不足,这是一次难得专业历练机会。城市双兴到底兴什么?一定要围绕改善居民生活品质、提升居民生活质量,一定能引导市民对美好未来有更加强烈的期待。


空间论道 | 李迪华:“人民生活更美好城市”建设若干基本问题

本文根据现场报告整理,并经嘉宾审校

整理人:李皎月


推荐新闻
  •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2017 - 2020 深圳市城市空间规划建筑设计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1

QQ设置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